张艺兴今天脱单了吗

二月花开二月红

十一
    红府。

    陈皮轻轻掩上房门,听着屋内人传来的阵阵咳嗽声,微微皱眉。
    “徐卿,师傅这几日去了哪里?”
    明明前几日同师娘一道出门的,现在却只有师娘回了府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 “师傅他前几日同师娘一起去的张府求药,按理说,现在师娘回府,师傅也早该回府。毕竟师傅那么爱护师娘。”
    被唤作徐卿的少年愣了愣,似乎并没想到会被点名。只斟酌半刻,便将全盘拖出。
    毕竟这个所谓的大师兄可不是什么好惹的。
    “所以,现在师傅可能还留在张府。”

    “张府?”
    陈皮的目光突然狠厉了几分,惊的四周的弟子打了几个寒颤。
    “呵,张启山,原来是你——”

    “砰——”
    张启山抬头,只看到一个少年,满脸的戾气,提着一个滴着血的铁爪,半边的衣服都被染的通红。
    不过看那一脚踹破房门的架势,血应该不是他的。
    张启山不动声色的收起了刚刚正在研究的文件,伸手握住了腰间的枪,准备随时抽出。
    “你是谁。”
    张启山觉得面前的人有些眼熟,但是却想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 “我师傅在哪里。”
    陈皮并不答话,只是拎了拎手上吊着的铁爪,一副随时出击的样子。

    “陈皮?”
    看清人手上的武器,张启山突然反应过来。随即将握住枪柄的手松了松,这人毕竟是二月红宠爱的大徒弟,无论如何也杀不得。
    “你想要干什么。”

    “少废话——”
    陈皮本来就看张启山不爽。
    这个人,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师傅从他身边抢走。
    思至此,抬手,便就下了十二分的杀意。

     “嘶——”
    大概是没想到陈皮会突然下手,加上陈皮这铁爪本就使的极快,张启山躲闪不及,手臂上竟被生生撕了一块肉。顿时疼的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 “张启山!”
    二月红猛的推开陈皮,冲进去查看张启山的伤势。
    外面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,他便披了件外衣出来查看,谁料看到的竟是这幅场面。
    “医生呢!快去叫医生!”
    陈皮四周本就围着一圈张家的下人,不过碍于对陈皮的惧怕,只是远远的站着。现在听到二月红的吩咐,便立即散开,去寻些医生助手。
     “无碍的,留点血罢了,又没有伤筋动骨。”
    看到二月红一副担心的模样,张启山的痛瞬间失了大半,甚至有心情扯出一个笑来。

    “师傅……”
    被推到一边的陈皮突然开口,语气却没了刚刚凌人的模样。
    陈皮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二月红略微凌乱的衣衫和脖颈上明显的红痕,只觉得怒火快要将胸膛烧穿。看向张启山的目光又多了几分杀意。
    “你怎么来了。”
    明明应该在闭关反思的。
    二月红看陈皮的目光带上了明显的不悦与嫌恶。
   

    师傅他,果然还在生气吗……
    陈皮的心又是一紧,随即便是碾压似的疼痛。
    “对不起,师傅……”
    陈皮微微的低着头,看上去很是乖巧,和刚刚凌厉的样子判若两人。
    “给我回去!”
    声音冷冷的,几乎没有感情。

    “是……”
    陈皮紧了紧手中的铁爪又放开。
    师傅的命令,他不得不听。
(佛爷的情敌出现了hhhhh)
(啊啊啊我要学习所以暂时停更,对不起我的小可爱,我我我寒假会更的)

二月花开二月红


    其实二月红的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若不是因为昨日那事,他甚至完全可以动用武力强迫张启山交出药来。
    但是他只要微微动一动身子,就能感觉到那部位隐隐的疼痛。
    思至此,便联想到昨日在张启山身下淫靡的自己,脸颊就忽的一热。

   
    所以张启山进来时,看到的就是二月红低着头脸红的样子。
    张启山觉得有趣,嘴角不受控制的往上扬了扬。

     张启山昨日事后便有些后悔了 ,他本不想对二月红用强,毕竟丫头只是一时的把柄。丫头本就留不得,为公为私,横竖都免不了一死。而就二爷的性子,丫头死后把不住会拉着自己陪葬。
   
    “红儿,身子可好些了?”
    张启山轻轻拨开二月红额前的碎发,看着人苍白瘦小的脸,不免有些心疼。

    “托咱们张大佛爷的福,可好了。”
    二月红扯出冷笑,尽量将语气降的冷漠些。但对上张启山温柔的目光,只觉得心里发虚。

    “红儿,昨日是我冲动了…”

    “那儿…疼吗?”
    尽管知道是二月红在逞强,心却仍然被刺疼的厉害。

    “昨儿一时没忍住,便猛了些。”

    听到这话,二月红突然被气笑了,“张大佛爷,要不您趴这,也让我来试试,看看疼不疼。”

    张启山听着,也是一笑,伸手勾起人小巧的下巴,在耳边轻咬道,“等你身子好了,我就乖乖趴这,让你来上一遭可好?”

    二月红先是一愣,后便莞尔。目光盈盈,眼角眉梢都带着勾人的笑意。
    “此话当真?”

    “自然当真。”
    张启山被撩拨的心痒。终于理解了古时昏君帝王为博美人一笑做尽荒唐事的心理。思虑片刻,轻轻吻上二月红的唇,见人并未反抗,心下一喜,又在那柔软莹润的唇瓣上咬了一口。

    “这是老八刚送来的药,我给你涂上吧。”尽管想要,但张启山还是忍着没有进行下一步的动作。掏出了一个白瓷的小瓶,说起了正事。

    “我自己来就好…唔……”
    二月红脸上又是一热,伸手就要抢佛爷手中的药。却因为动作太大,股间突然一疼。

     “别动。”
    看到二月红的表情,张启山便觉得心疼,忙压住人的身子,不等人反抗便剥下了裤子,挑了些药就往里送去。

    “唔……”
    二月红觉得别扭,干脆把头埋进枕头里,只是当张启山的手指进入的时候下意识躲了躲,闷哼一声。

    “嘶……”
    药膏很是冰凉舒爽,碰到患处却还是疼痛。

    “看来是破皮了。”
    张启山微微皱眉,将手指抽出,又抹了些膏药送了进去。

    随着手指的深入,张启山感觉到人越来越紧绷的身体,突然玩心大发,装作不经意的捋过那一点。
    不出所料的感受到了二月红的颤抖。

    借着抹药的名头,张启山肆无忌惮的在二月红身体里翻翻搅搅,一个药上的色情满满。

    “哈啊…张启山……你在干…嗯……什么…唔……”
    二月红终于忍不住质问,却对上张启山一脸无辜的表情。

    “不过上药而已,你在想些什么?”
    张启山看着二月红憋的有些潮红的脸,突然感觉下身燥热。
    妈的,看得到吃不到,还是自己遭殃。

    听到张启山的话,二月红明知自己占理,却想不出回怼的话,只能愤愤的看了人一眼。
    “现在药也上完了,您是不是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 “嗯,你好好休息。”
    虽然张启山并不想走,但是怕再待下去自己会忍不住,便只给人盖好被子,顺便捏了捏被角,起身离开了。
(有没有小可爱给我评论啊)

哈哈哈哈哈毫无违和感

麓熠菡:

不得不说P这个图的真的是大神啊~

求各位小姐姐给我安利一下这个大神~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

傲娇双马尾hhhhh

嘻嘻嘻希希:

发型挑战,按年龄排下来画的,我先给94line一个腾空360转体720花式下跪
溜了溜了溜了=͟͟͞͞•̫͡•ʔ

【不算小剧场的鸡条发布会记录】

中指不忍对你竖:




记录几点今天第三季发布会非常戳我的点❤


…其实还是宠孩子日常哈哈哈哈哈。


1、


主持人:啊,艺兴你没戴墨镜啊,他们都商量着一起戴墨镜上台呢。


羊脸懵逼:啊?



渤哥(急接话):他戴了!



主持人:戴了?哦,隐形的是吗?



渤哥:美瞳。



艺兴:没有,我没有戴。



小猪(拆台):哪有戴美瞳啊?



渤哥:真的吗?哇塞那你的眼睛怎么会这么好看啊。



主持人:哇!黄渤老师真会说话啊!



渤哥:没有,那是因为我们艺兴自带美颜功能。



【这两天被渤兴猛塞了好几顿狗粮,小布鹅哥就是实力宠孩子加大写的兴吹!渤兴发糖你们就说甜不甜吧甜不甜!】




2、



红雷哥:我演不了,我现在脑子…我觉得我得请我的师父张艺兴来演。



渤哥:啊哈哈哈哈哈。



羊脸懵逼+1,上台。



红雷哥:艺兴,咱们这个家族的荣光就交给你了,好吗?不要像我这么丢人!加油!



情景剧开始,绵羊震惊脸,打电话:红雷哥!我看见明星啦!我就在你家楼下!你一会儿下来见见她!



红雷哥表示我是不会上当的:我不在家!



渤哥(实力解围):赶快替我抱抱她!



艺兴:那行,那,那我找我师父去。



情景剧结束,素人要求抱抱。



主持人:不行啊,我们要保护艺兴!这样,我们给你一个小红花,你是想给红雷哥呢,还是给艺兴?



红雷哥:当然给艺兴啊。


【我羊儿出息了,都知道反套路他红雷哥了,欣慰脸…当然了,也不是很想吐槽红雷哥那句“当然要给艺兴了”😂】





3、



【我就知道他选号码会选107,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。】





4、



小猪哥:你觉得…你觉得张艺兴的最新专辑马上要发行,你会怎么帮他推广呢?



记者:………?



渤哥:就不问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了,就问一个大家都比较关心的问题啊。如果你是一个新闻工作者,关于张艺兴的新专辑,你会怎么样介绍?



记者:………??



主持人:天呐,艺兴的人缘好好啊。


【一场鸡条发布会都给哥哥们整成我羊儿的新专辑预热会了…大家一定要去看视频,小猪哥说了一次后渤哥又说了一次,羊儿拍着大腿笑得特别特别开心!】





5、



红雷哥:我有个比较犀利的问题,请问你,你的伙伴,罗志祥,张艺兴,孙红雷,哪个人你觉得智商更高一些啊?



记者:…那得让他们三个PK,我觉得现场时间有限所以…



红雷哥:这个回答大家满意吗?



艺兴:不满意…



红雷哥:那不好意思,请你重新回答。罗志祥,张艺兴,孙红雷,哪个人智商更高一些,或者更低一些?



渤哥(再次实力解围):没关系,这个问题你就直接回答,墨汁、乌鸦、没有月亮的夜晚,哪个更黑?



全场爆笑。



主持人:好,谢谢各位配合玩游戏的记者朋友们,别忘了给艺兴宣传新专辑啊。



——来来来,tag可以刷起来了#团宠我只服极限男人帮#


还有很多很感动的点啦,比如艺兴上台后立刻就被师父搂着了,小猪也是一直各种搭肩搂胳膊,还一直把他往中间推,渤哥红雷哥迅哥也是各种替他暖场带他出镜。


和极限男人帮在一起的时候,真的是很高兴的时光吧,我们羊儿。


不知道这次渤哥是不是依然替你吃掉了那些虾头呢。


晚安。

二月花开二月红


    二月红的样子让张启山很是恼怒。
    他只能将怒火用这种难以言说的方式发泄在二月红的身上。
    他将本坐在身上的人翻身压下,一下又一下大力冲撞着。
    二月红被逼的连呻吟都脱不了口,巨大疼痛感猛烈的袭击着那个脆弱而敏感的部位。
    二月红只能紧紧抓着床单,来苛求缓解哪怕一丝疼痛。

    在二月红突然感觉到下身一阵强烈的快感后,便无力的瘫倒在床上。
    无论张启山再怎么折腾他,他都没有力气去反抗了。

    如果能昏迷该多好……

   
    睁眼,已经是巳时了。
    二月红只是记得昨晚张启山连着要了他不少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自己就睡着了。
    二月红挣扎了两下,下身传来的疼痛感让他又老实的回了原处。
    张启山已经帮他做好了清理,床单被罩也换了新的。锦缎的被面,摸上去很是顺滑舒适。
    “二爷,你醒了。”
    进来的是一个不大的女孩子,端着一些吃食进来。

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 二月红只是低低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 这个女子长的与丫头很是相似,大概又是张启山玩的把戏。

    二月红身上只单单披了件素袍,领口大开着,胸前的吻痕和咬痕密集的铺满了整片肌肤,欢爱的痕迹太过于明显。

    “二爷,这些吃食便就放在桌上了。”
    那女孩看二月红的眼神毫不避讳,神情中带着嫌恶与鄙夷。像看着垃圾一样的目光。

    “好。”
   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,二月红的心中不免抽痛。

    丫头…如果她知道了,也会是这种表情吗……
    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令人恶心吧。

    为了一己私欲,出卖自己的身体。
   和那些青楼娼妓,又有何差别……

(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 ̄  ̄)σ我只憋出来这么多啊啊啊啊(╯‵□′)╯︵┴─┴写不出来,本来这章还是h的,然而我写不来啊,我要去修炼看小黄文,专门写个开车番外献给能忍受住看我文的小可爱)

头尾都是艺兴哈哈哈哈
卤蛋cp霸占前二

M努力Mx☀:

巧了,是我们卤蛋cp啊,霸占着第一第二啊



#瞎嗑糖#

哈哈哈哈哈我哥这吃相哈哈哈哈堪比王大陆,我一定是个假的xback噗哈哈哈,偶像包袱一起吃了哈哈哈哈